2019年初接了一个建设工程合同纠纷的案子,当事人是一个小型的建筑公司,被告是临淄的一个开发公司,标的额是300多万的工程款。这个案子案值虽然不高,但是非常复杂,也非常典型。

项目是临淄区的一个小区,项目没有相关手续,也没有经过招投标,甚至双方都没有签订施工合同,项目就开始干了。是不是很震惊?挺大的一个工程却做的非常随意,事实上类似的工程还有很多。在淄博这种三线城市,很多项目都手续不全,建设单位和施工单位往往通过关系认识,基于信任,常常没有施工合同。这个项目盖到一半,可能是建设单位没钱了,于是双方签订了一份解除协议,本来就没有协议,何谈解除?双方共同委托审计机构做了工程量审计,因为审计报告,最终我方胜诉。

施工单位是项目部制,与建设单位对接的是项目经理,施工单位所有的材料也是放在项目经理那里。本案所涉及的项目经理因为欠款,人失联了,工程涉及的档案也失踪了,导致很多签证单真假难辨。项目经理还私刻了一个项目部的公章。建设单位也是一个奇葩,竟然同意项目经理用购房款抵顶了2套住房。一个本来很简单的建设工程案件因为双方的不正规导致开庭过程非常曲折,一审开了三次庭。办案的法院工作人员都抱怨,没见过这么麻烦的案子。

像中国建筑之类的公司比较正规,所有的档案材料公司都会要求备份,小建筑公司做的就很差,像本案的当事人资料随着项目经理失踪而丢失,风险非常大。

 

作者 梁帅律师